1997年6月22日「麻醉安全保障協會」創立。憑著對麻醉工作的熱愛,身為麻醉醫師的榮譽感和對病人麻醉安全的責任心,我們當時一群麻醉中生代醫師掀起了一場讓輿論矚目,社會認同的「提昇台灣麻醉品質」的社會運動。我們透過對政府部門、報章雜誌的投書、戶外電子廣告板等媒體的運用,民眾不但從此認識到麻醉醫師的重要性,且於1999年9月1 日我們向健保局要回了全身麻醉的麻醉專業權。遺憾的是,在全面爭取麻醉醫師麻醉專業權的最終目標下,依當時的客觀人力資源環境,我們暫且與健保局妥協,放下了區域麻醉部份的麻醉醫師麻醉專業權以待日後麻醉醫師人數足夠後再解決。13年過去了,麻醉醫師會員數目倍增了,全面的麻醉專業權非但沒有爭取回來,反倒麻醉醫師的地位日益低落,處處受到健保局、大小醫院經營者的不合理對待,DRG後就連麻醉醫師麻醉方式的選擇權亦幾近淪陷。每當家人朋友以美國麻醉醫師傲人待遇相提並論誇耀我的社經地位時,我總是覺得尷尬,心中立時燃起了一股台灣麻醉醫師的悲哀及憤怒的情緒----你,可感同身受!
麻醉醫師今日的這種惡劣處境,或許你會簡單的認為是台灣整體醫療環境的趨勢,無可厚非!但請你仔細想想,全台灣3 萬9千多名西醫師中,在職的麻醉專科醫師也僅僅不到一千名,而我們卻擔負了全台灣每年將近90萬的手術。我們是醫院能否進行手術的關鍵少數專科醫師,就市場供需原則而言,我們在醫療業的地位理應一枝獨秀。但事實非但如此,我們工作處處受到不平等待遇,生活徬徨,忐忑不安。究其原因,是在過去的10年以來我們麻醉醫師的專業團體失去了魄力和動力,不斷的縱容了健保局和醫療團體忽視了我們的專業權;再者我們麻醉醫師本身對麻醉醫療工作也缺乏了一份榮譽感和對病人麻醉安全的責任心;而最重要的是----我們麻醉醫師之間少了一個能凝聚關鍵少數,發揮團結力量,扭轉麻醉醫師在麻醉醫療市場劣勢的一個專業的商業團體,一個能夠永續經營麻醉醫師價值的利益團體。今天,就在2010年的今天,我們必須讓我們麻醉醫師地位再一次崛起,讓麻醉醫師在惡劣的麻醉醫療市場徹底改變!
延續了麻醉安全保障協會成立的精神,結合一個為麻醉醫師價值永續經營的商業團體,我們麻醉醫師的地位必會風雲再起;一場麻醉醫師專業自律運動亦隨此展開,為的就是尋找回我們麻醉醫師失去的專業榮譽感和對病人提供安全麻醉的責任心。比起13年前「麻醉安全保障協會」創會之初,今天社會對醫療品質的要求已今非昔比,這個運動毫無疑問在短時間內必將獲得社會的共鳴,震撼醫界!悲觀的人看到機會背後的危機;樂觀的人看到危機背後的機會。要成就一件大事必須先有無限的想像力,抱著化不可能為可能的決心,同時視野要有高度和寬度。諸多麻醉前輩13年前就是憑著這股毅力奪回了麻醉醫師全身麻醉專業權,也就是這股毅力,我們必然可以奪回全面的麻醉專業權,讓我們身為麻醉醫師覺得更加榮耀,病人麻醉安全更加有保障,國家醫療品質形象更加提昇。在這裡,就在2010年的今天,我們誠懇的邀請你加入「麻醉2010CHANGE」的行列,一起為病人的麻醉安全盡我們麻醉醫師的一份力量----這是你和我身為麻醉醫師的使命感,社會對我們神聖的託付,我們的責任!
黃兆德醫師 中華民國麻醉安全保障協會(一、二屆)創會理事長
中華民國麻醉安全保障協會第三屆常務理事